快捷搜索:  报道        怎么  出现  拍电影  金钱帝国

晋城景点:实验一次即上瘾!24岁女大学生天天吸食上百支,不惜出卖身体

泉源:综合都市快报

小梁24岁,

原本正是青春年华,

现在却病痛缠身。

这一切,

都要归结于“笑气”。


三年前,

她还在杭州下沙一所大学念书,

一次有时的机遇,

她在网上看到有

销售“快乐气体”的广告,

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购置了。


这所谓的“快乐气体”,

实际上就是笑气。



尝过一次后一发不可收拾


尝试过一次后,小梁一发不可收拾,无聊的时刻、心情降低的时刻,都市吸食笑气,时间久了,她还会跟微信上结识的有同样兴趣的同伙一起吸。



笑气一样平常被灌装在一支支的小钢瓶里,通常是按箱出售的,每箱有240到300支不等,售价五六百左右。


由于笑气发生的快感只能维持几秒钟,以是许多吸食笑气者会一支接着一支延续吸。


早先几十支,慢慢地发展到上百支,小梁对笑气的依赖性越来越重,在这上面的破费也越来越大。


为了肩负天天上百瓶“笑气”开销,她不惜出卖自己身体


小梁家里条件并不好,结业后也没有找工作,为了肩负天天上百瓶“笑气”的开销,她不惜出卖自己的“身体”,多次行使网络招嫖卖淫。


不仅如此,她还依附自己的“渠道”和“资源”,拉上一众“小姐妹”打着“学生妹陪吸”的旗帜,以2000-4000元不等的价钱提供性服务,每次买卖完成后,梁某可以从中赚取500元的提成。


这样的生涯维持了三年,在此期间,小梁还染上了性病,现在,她除了经受病痛的折磨,还将接受执法的制裁。



被“笑气”毁掉的远不止一个人


和小梁一样被“笑气”毁掉生涯的,另有男子方某和女子楼某。两人都才成年,是男女同伙,已经有了一个孩子。


由于两人生涯履历不足,楼某的母亲柏某便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,除了照顾外孙,还要肩负一家人的生涯。


两人没有正当职业,由于之前有过购置笑气的履历,他们便爽性靠销售“笑气”营生。


他们的笑气都是通过网络渠道进货,之后再通过微信同伙圈、贴吧等渠道,销售给他人。


生意好的时刻,两人一天的销售利润就高达一两万元,不外由于他们自己也吸食笑气,以是赚来的这些钱,险些都被他们拿来“以贩养吸”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
诚信在线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