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报道        怎么  出现  拍电影  金钱帝国

八卦热搜:青春被边近的光照亮 每步都是金灿灿的斗胆

2019年09月12日 星期四

中青在线

  往期回顾   中青报系  

 

青春被遥远的光照亮 每一步都是金灿灿的勇敢

王禾禾  来源:中国青年报  ( 2019年09月12日   02 版)

编者按

追星,已经成为年轻人生活方式的一种组成。前不久,周杰伦、蔡徐坤粉丝的打榜大战,引发了新老两种追星方式的讨论。令人目不暇接的追星活动,已从个人化的兴趣爱好,凝聚成有组织、有分工的饭圈文化。随着分众化的追星深入人心,“造星运动”也此起彼伏,饭圈为年轻粉丝找到心理寄托,也让传统演艺面临一轮又一轮的转型升级。如何看待当下年轻人的“粉丝文化”,又如何让饭圈走出“群体性孤独”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你床上竟然有个男人,吓!”那是一张刘昊然的海报,被床帘遮住,人在底下看不见,攀上床梯赫然就见,刘昊然正在你大学宿舍的上铺浅笑。

像我这样温柔的“双鱼”,养育了一个完美主义的“处女”,最好的相处模式莫过于丢盔卸甲彼此欣赏和调侃。“原来你喜欢刘昊然,眼光还不错嘛!”

哈哈哈哈,果然,处女座大笑,“妈妈放心,我,梦想家,不是行动派”。

你告诉我,两个室友,一个是李易峰铁粉,另一个追谢霆峰,“都是有‘家室’的女孩”。

像我这样浪漫的妈妈,觉得姑娘们心怀一分遥远的喜欢,就像追光的人,就像歌里唱的,可以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,借我不惧碾轧的鲜活,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,没有什么不好。青春被那来自远方的灯火照得亮堂堂的,每一步,都是金灿灿的勇敢。记得我上大学那会儿,男生敢贴周慧敏、王祖贤在床头,女生就没那胆儿,生怕内心对一个遥远异性的朦胧感觉为他人所知。

可是,“刘昊然和你一个学校,这算不算遥远?把师哥的写真贴在床头,会不会非常奇怪?”

你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,这里美女帅哥云集,我每次来学校看你,就当享受一次视觉的饕餮盛宴。你问,易烊千玺正在楼下军训,要不要去瞧瞧?

是吗?算了,像我这样叶公好龙的老阿姨,就不凑那个热闹了。

“所以,远和近很难说,我在学校里也近距离拍过刘昊然的照片,但其实,他并不认识我,我太平凡了,我们离得还是很远。”处女座开始自嘲,“或许,一起参加补考可以让他记住我?”

嗯?!白日梦!

“还真是白日梦,我从小到大学霸一枚,怎么可能补考!”

“对啊,你就尽量让自己光芒四射,然后吸引你想吸引的人。”

话一出口,我就意识到,这样的大道理有什么用呢?光芒四射,那就是偶像了,要一个粉丝摇身一变成idol(爱豆),不也是白日做梦,是苛求嘛。

但你好像还真的有这方面的梦想,你背诵大段大段话剧里的独白,转发娱乐公司招新人演员的微博,甚至还想去《奇葩说》。你说,我是真的想让自己变得更好。

你告诉我吴亦凡的最新绯闻,总结出“如何嫁给刘昊然”的一二三步,表示如果自己是明星嫂只会如何如何。你说,“我每天连刷牙的时候,脑子里都在放着我和他的偶像剧”。

是啊,没有女孩不希望偶像剧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,可现实往往是,不管你喜欢的那个人是否光芒万丈,自己总归是平凡无比。冒着粉红泡泡的电视剧和灰扑扑的现实形成鲜明落差,许多人就这样与少年时的梦想挥手告别,走向更握得住的人生。可那些追星的女孩子,她们就敢把一分炽烈的感情,无私地献给一个以往与自己毫不相干,之后和自己仍旧遥远的人,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可能,只要有一瞬间,能和那个人近一点,再近一点,她们就觉得自己整个人生都是明媚的。

“其实我挺佩服她们的,那些狂热追星的人。”你说,“以我这样自私的脾气,我根本没有多出来的爱,去给一个离我那样远的人”。

但爱从来都不存在够与不够的问题,我们活着,就需要每天做一些事,每一个突然闲下来的下午,都有个可以思念的人。如果那个人心怀理想从不停止奋斗,那么你的喜欢,也会悄悄地推着你,比以前更快乐更努力地奔跑。

发表评论
诚信在线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